投稿电话:13903455640 投稿信箱:sxxwwczxw@163.com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长治频道 网友说事

杭州保姆纵火案暴露高层防火系统薄弱问题——“高耸的火患”何时能够绝迹

时间:2017-09-13 08:58来源:山西法制报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660863_500x500

杭州蓝色钱江小区,漂亮高大上的玻璃幕墙被大火烧得支离破碎。

 

  6月22日,浙江杭州被一场大火牵动——清晨5点左右,杭州城东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猛烈燃烧。事件发生后,消防部门迅速调派消防车赶赴现场进行扑救。遗憾的是,经过多方奋力抢救,年轻的母亲和她三个可爱的孩子还是没能醒来。在一个每平米房价超十万的高档小区,业主的人身安全保障为何如此脆弱?

 

  事件:杭州保姆纵火案

 

  6月22日清晨,杭州城东高档小区蓝色钱江18楼一住户家中大火。一位年轻的母亲和她三个可爱的孩子永远留在了睡梦中再也没有醒来。该户保姆莫某晶因涉嫌放火罪已被上城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莫某晶是通过上海一家中介公司找到的,工资一月7500元,此前已经在林家工作近一年,相处状况良好。上个月,莫某晶还以买房的名义向林先生一家借款10万元。

 

  事情的起因是女主发现莫某晶偷表偷钱,想要解雇她。莫某晶怀恨在心,离开前还把宝宝们的金手镯等值钱物品带走。遂又想一个妙计,用“放火”的方式,掩盖偷盗的行为以表忠心,结果这场火灾,在封闭式的豪宅里成为了这个家庭的悲剧——女主和三个孩子离开了这个世界。这场大火断送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同时火灾背后的真相也一点一点展现在大家面前。

 

  很多人在猜测起火原因时,警方发布了一个通报,直指纵火嫌疑人就是逃生成功的保姆。除了保姆纵火,男主人以及女主人哥哥也对物业施救不当不及时提出了质疑。女主人哥哥称自己赶到现场时被告知房内没人,后来听保姆说妹妹和外甥们都在里面就冲进去了,冲进去之后又被物业以破门需指示、救人需指示、使用担架需指示等理由阻拦,延误了救人时机。

 

  分析:火案中的法律责任

 

  案件诸多细节还未明朗化,且已披露的情节也有待进一步求证。该案引发众多评论,大多集中在主人如何与保姆相处,如何规范保姆聘用和管理,如何避免类似悲剧发生等。

 

  我们知道,杭州警方是以涉嫌放火罪对莫某晶采取刑事措施的。所谓放火罪,是指故意放火焚烧公私财物,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我国刑法分则10大类犯罪,危害国家安全罪一类排在首位,危害公共安全罪一类紧随其后,而放火罪则规定为该类犯罪的第一个罪种,可见它是公认的最重危害公共安全犯罪。该罪的法定刑也配置得极重,犯该罪哪怕立即扑灭未造成后果,也会处3至10年徒刑;造成严重后果的,法定刑则升格为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值得注意的是,保姆在主人家里纵火,倒不一定都定性为放火罪,也可能定为故意杀人罪。例如主人家的房屋为独栋别墅,保姆点燃该房屋不会危及到不特定其他人的财产和人身安全,点燃房屋的目的是为了烧死其主人和孩子等特定人,就应定性为故意杀人罪。

 

  但本案不是发生在独栋别墅,而是一栋单元楼的第18层,若不是消防人员及时赶到和扑救,就不仅危害该单元房内的主人与孩子的生命安全,不仅危害到该单元房的财产安全,也会实际危害到单元楼里其他住户的生命财产安全,即危害到了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因此警方将该案定性为放火罪没有问题。

 

  至于有人称莫某晶放火的目的只是为了毁灭证据,让警方对其盗窃事实无从勘查,而不是想烧死女主人与其孩子,故对于女主人与孩子死亡的后果,应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其实,放火的动机是什么,不影响将放火定罪,因为放火行为必然危害到生活在其中的人员的生命健康和存在其中的财物安全,但放火罪之罪名以及最重为死刑的法定刑都足以包容其中的故意杀人或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毁坏财物等情节,不必在放火罪之外另行定罪,只需把4人死亡和财物重大损失的结果评价到放火罪的危害程度之中,决定是选择有期徒刑、无期徒刑还是死刑即可。

 

  当然,莫某晶盗窃主人家价值二三十万元的手表及其他财物,同本案的发生虽有一定关系,但放火罪无法包容动机中的盗窃罪,应当将盗窃罪同放火罪一起数罪并罚。按浙江地区的标准,犯盗窃罪,盗窃数额在8万元以上为数额巨大,40万元以上为数额特别巨大,其法定刑分别为3至10年与10年以上至无期徒刑,应根据查明的数额决定适用的刑期。

 

  至于莫某晶在老家东莞经常参赌,已养成赌博恶习,是否涉嫌赌博罪,也要看具体情节,不是只要经常参赌,就成立赌博罪的。因为赌博罪是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行为。如果莫某晶虽然经常参赌,但不是赌博的聚众者,也未将赌博作为自己的生活来源,那就只构成赌博治安违法,只有最重15日以下拘留和3000元以下罚款的行政责任。当然,如果确实存在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行为,则存在3年徒刑以下刑罚的可能,同前罪并罚。我国在刑事责任上采取“罪责自负,不株连他人”的原则,因此其他单位和人员包括家政公司不对莫某晶的放火行为承担刑事责任,当然民事责任另说。

 

  据报道,涉案被烧房屋面积约300平方米,房屋价值过千万元,这次火灾过火面积约50平方米,财产损失一定也是巨大的。而据了解,莫某晶还存在生效民事判决所确定的3万元借贷债务及其利息的民事责任,在当地还欠有外债,估计其没有多少赔偿能力;如果那家上海家政公司提供保姆中介服务时存在严重不负责任,不对保姆的基本人品和平时表现做任何考察或者已经了解到莫某晶有嗜赌、被债主四处追查的劣迹却仍然介绍,是存在一定过错赔偿责任的,尽管不会是主要责任。

 

  关注:高层防火系统薄弱问题

 

  保姆纵火案是极端个案,暴露出高层防火系统薄弱问题。在一个每平米房价超十万的高档小区,业主的人身安全保障为何如此脆弱?仅仅过火50平方米的火灾,为何花两个多小时才扑灭?要知道,去年,全国只有7.1%的火灾扑救时间超过2个小时。

 

  种种疑问,从报道细节中不难发现端倪——火灾发生时,涉事小区18层的消防栓没水,不能启动;烟感器被指失灵,消防警铃和消防广播业主也没有听到;业主家的推窗只能开六七厘米,发生火灾时无法快速、有效进行自然排烟,造成烟气大量在房间内聚集……毫不夸张地说,这个表面光鲜的高档小区,其楼宇的主动和被动防火系统几乎形同虚设。

 

  杭州的这起火灾并非孤例,10多年来,高楼火灾阴影一直笼罩于各大中城市。远的不说,今年4月,青岛一高层失火,业主一家三口爬出窗外,手扒窗台,场面惊险。5月,沈阳一高层失火,沿墙烧至楼顶。6月,西安一高层失火,造成3人遇难。频发的高层建筑火灾,拉响高层消防警报。诸多高楼为何在火灾面前往往不堪一击,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我们目前的建筑设计标准对于防火重视不够,出于成本的考虑,许多建筑对于消防设施能省则省。比如喷淋系统,在许多国家都是高层消防设施的标配,但在国内大多高层建筑中,并没有普及。其二,目前的建筑和装修材料,在防火阻燃方面等级普遍较低。许多家庭在装修中为追求美观,大量使用易燃的木材、纤维制品和高分子材料,也正因如此,杭州那位纵火的保姆只用一本书,就在家中迅速点起大火。其三,许多建筑的防火等级本来就很差,但日常的消防管理更是一塌糊涂。比如,“消防栓没水”就是个常见现象,武汉有媒体曾对当地多个高层小区进行调查,结果发现6个小区消防栓内没通水,两个小区消防栓无法拧开,“染病”的消防栓竟占到总数的一半。

 

  所以,高层建筑从防火规范到防火管理,都亟待补足短板。而眼下,迫切要做的就是对城市高楼进行全面的消防普查和评估。随着城市“长高”,安全不能悬空,让“高耸的火患”从城市绝迹,也该拿出更多消防监督和风险排查方面的实际行动了。

 

 

编辑:刘思静

570023

责任编辑:崔建斌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